阿阮是一只牙刷哟

下雨了。

我窝在摇椅里,身后传来半藏近乎不可听闻的脚步声。
真是不可想象啊,当年那个铁一样的武士,如今也白了鬓角,端着保温杯向我走过来。

他替我拉拢了身上的毯子,然后坐到旁边,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枸杞茶。

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。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在说,半藏只是哼一声表示自己还在。

直到雨快停了,他才操着那仍然蹩脚的英语,问道:“腿还疼吗,杰西。”

哦,天晴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就是想写两个战损老头子的日常吧

评论(2)

热度(9)